君阁柔

当蓝大宗主不慎闪了腰

这是一个极其沙雕的故事

故事来源于生活……

私设老夫老妻,双杰和好

Ooc  慎入啊


临近新年,姑苏的街道上人来人往,大多数是去集市采购年货的人。家家户户都挂起了红灯笼,连往日里清幽肃静的云深不知处也开始热闹起来。门下弟子分工合作,开始了布置云深不知处的巨大任务。蓝曦臣则与蓝启仁在屋内商量起了家宴的事宜。“今年的家宴便定在二十九吧,不知与江家的是否冲突?”蓝启仁问道。“并未,晚吟说今年想让弟子都放假回家,并无设家宴的打算”蓝曦臣笑着答道。“如此甚好,若是江澄忙完了江家事物,曦臣明日便将他接回来吧。”蓝启仁捻着胡子,微微笑道。

于是第二天,乖巧的蓝宗主听从叔父的建议,开开心心的御着剑往云梦飞去。一路上蓝曦臣都在心里哼着歌,小半月了,终于能又和亲亲晚吟躺在一张床上了,开心。眼看着莲花坞就在眼前,蓝曦臣准备着开始降落。也不知是太兴奋了还是朔月不听话了,脚下的剑突然一个俯冲。虽然蓝曦臣反应很快使剑恢复了平稳,但是我们不惑之年的蓝宗主还是被晃了一下,不幸闪到了腰。剧烈的疼痛从腰椎处爆发,不出一息头上便涌出来豆大的汗珠。更惨烈的是,蓝曦臣发现自己动不了了……真的一动都不能动诶……“怎么办,感觉不到腰的存在了。”蓝曦臣内心十分绝望。蓝曦臣已经能看见莲花坞中的江氏弟子了,甚至能看清他们的表情。可是他动不了,没有办法降落,只能绕着莲花坞一圈一圈的飞。蓝曦臣无奈,蓝家人的雅正不允许他大声地对江家弟子喊叫,可是不喊的话他们也发现不了他啊!这时,蓝曦臣突然听见身后响起一道声音“兄…兄长?”

今早魏无羡说梦到了江澄哭着说想他,于是便要回云梦看看自家师妹是否安好(顺便蹭顿饭,蹭坛酒)。蓝忘机便带他御剑一起去了,谁料马上要飞到目的地时却在半空中看到了熟悉的身影……蓝忘机看着自家兄长一圈圈地飞,很是疑惑地跟了上去。魏无羡也是一脸懵“蓝大哥。你怎么不下去啊,难不成和江澄吵架了”魏无羡见蓝曦臣一脸纠结,便认定了蓝曦臣与江澄起了别扭,于是便宽慰道“蓝大哥你也知道师妹的性子,和他把话说开了便好,这道侣之间是没有隔夜仇的……”“无羡,我并非与晚吟闹了别扭我只是……”蓝曦臣有些脸红,顿了顿继续说“只是刚才出了些意外,不慎闪了腰,现下竟动不了了……”听了蓝曦臣的话,忘羡二人愣了一下,便开始为蓝曦臣着急起来。寻思了一下,决定将蓝曦臣从剑上搬下来,可只有蓝忘机一人是办不到的,魏无羡又不能御剑只得下去找江澄来帮忙。蓝曦臣纵是有万般不情愿,也别无他法。

过来一会儿,便见着江澄黑着脸与蓝忘机一同飞来。江澄看着自家道侣狼狈的样子,并没有很心疼,甚至还有些想笑。

二人飞到蓝曦臣的两边,架起蓝曦臣,一路将他带到了寝室。待到将蓝曦臣放到床上,江澄看着仍旧不能动的蓝曦臣问到,“怎么,蓝大宗主您是在剑上扭秧歌了吗?”

在一旁的魏无羡早已憋笑到脸红,蓝忘机的嘴角也微微抽了一下。大蓝蓝委屈,大蓝蓝想哭。眼看魏无羡马上就要笑出声来,急忙借口去找医师跑出去了。

不一会儿江家医师便到了。诊断了一下,说蓝宗主这次的扭伤很严重,需要静养半年左右,也有种方法也可一天之内就恢复,只是风险大了些。江澄示意他将方法说出来。原来此方法是在眼睛周围的穴位上施针。但由于眼周的穴位多且浅,稍有不慎便可使人失明甚至死亡。江澄与蓝曦臣沉吟片刻,决定还是再观察看看。医师又给蓝曦臣腰部施了针,又开了方子之后便离开了。江澄无奈又略微心疼地看着蓝曦臣,说“好生躺着,一会儿让蓝湛向蓝老先生禀告一声。”接下来这几天,蓝曦臣接受到了江澄细致入微的照顾,喂药,喂饭,擦拭身子,甚至上厕所都是在床上由江澄帮着解决的……蓝曦臣觉得自己羞耻又卑微。这样过了三日,蓝曦臣躺不住了。自己可是把江澄都攻下来的铁骨铮铮蓝氏宗主,躺在床上让自家道侣衣不解带的照顾成何体统!有失作为攻的尊严。于是当晚便拉着江澄商量着使用那个方法。江澄自然是不同意,不过半年而已,自己自然是能照顾的了蓝曦臣的。如此用蓝曦臣的眼睛和命去赌,他舍不得。可蓝曦臣却握着他的手说,他心疼江澄不舍他再劳累,更何况他是一宗之主,在床上躺半年终究是不行的。江澄沉默了半晌,终是同意了。

施针这天蓝曦臣一直盯着江澄看,说是有可能是最后一眼,说的江澄的眼眶有些发红。江澄佯装生气地说了句别胡说,却也握紧了蓝曦臣的双手。一旁的医师看到这一幕偷偷地翻了个白眼。

医师下针的手很快,半个时辰后医师将蓝曦臣眼上的针撤下,又再次在腰间施了几针,随手拍了下蓝曦臣的屁股说“起来吧。蓝宗主。”

蓝曦臣还沉浸在自己被拍屁股了的震惊中,一旁的江澄忙把他扶起。果然,腰不疼了,能动弹了,眼睛没瞎,人也还好好的。蓝曦臣连忙向医师道谢。

今年的家宴由于蓝曦臣伤好了变得更加热闹起来,为了庆祝泽芜君痊愈蓝家厨子还特意多加了几坛药膳。当然这对江澄魏无羡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当晚江澄和蓝曦臣自然抱着滚到了床上。忌惮着蓝曦臣的腰伤,两人已经好久没有亲热。此时干柴烈火收都收不住。两人情迷意浓时突然听到“咔嚓”一声,随后江澄发现身上的蓝曦臣不动了……“蓝曦臣,你不会又……”“晚吟”蓝曦臣止住江澄的话“一会忘机他们来搬我的时候,记住盖好被子。”

夜里被传声符打断的忘羡夫夫边匆忙地穿衣服边感叹人生的悲哀。


果然岁数大了烦恼也多了。文中说的针灸方法叫“眼针”是现代才发明出的针法。敢用的人很少很少。腰闪了这个梗来源于我老师的先生打台球闪了腰……我至今想不明白他是怎么做到的。


如果江宗主怕鬼

根据亲身经历的事改编,心理阴影面积很大……
一个脑洞,澄澄怕鬼,虽然这很不现实……
原著向,人物极度ooc
沙雕预警

“惊——江宗主竟晕倒在莲花坞门前,究竟是蓄意谋害还是意外?请看本台记者为您带来现场画面。”
已是深夜,江澄与蓝曦臣刚刚陪伴两家弟子夜猎结束,准备各回各家。这时蓝曦臣突然叫住了江澄,“晚吟,你我二人许久未见,不如我与你同回莲花坞如何?”蓝曦臣所言极是,二人自公开结为道侣后由于种种原因都忙于自家事务。根本找不出时间来好好享受二人世界。蓝曦臣自是想江澄想的紧的,江澄虽然心里想,嘴上可不会说出来。听了蓝曦臣的话,心里自然是认同的,于是点点头说“也好,今晚我们也可以‘秉烛夜谈’一下。”江澄面色微红,不再去看蓝曦臣。
此次夜猎地点在云梦境内,所以蓝曦臣提出要回莲花坞而不是云深。由于离莲花坞并不是很远,所以二人索性步行返回。两人并肩而行,诉说着这一段时间听闻到的有趣的民间故事。不知谁先开的头,又开始讲起了鬼故事。按理说二人都是修仙之人,奇形怪状的邪祟都见过了,对这一类故事应该相当不屑。但是我们的江宗主有一个小秘密,他~~~怕~~鬼~~~
对于这件事我们的小江同志表示没有什么好丢人的我师兄夷陵老祖无上邪尊魏无羡不还是个见狗怂吗!但是我还是不想告诉任何人(骄傲)。再加上作为一个修士,还是一个宗主,基本上每天都与鬼邪面对面接触,就算是被人说出去大家也都不太会相信。所以作为江澄(亲)道侣的蓝曦臣也并不知道怕鬼这件事。
江澄怕鬼是有原因的,曾经年少时一次夜猎有一只鬼真的和他来了个“面对面”接触,那张破碎的脸成了江澄巨大的心理阴影。夜猎时人多自然不怕,但是深夜自己一人行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时,脑海中还是会浮现那张鬼脸,所以江澄晚一般不会走夜路,除非御剑。
而今天有蓝曦臣陪着自然是不怕的。听着蓝曦臣绘声绘色地讲着听来的鬼故事,江澄觉得自己十分幸福。能让世家公子排行榜第一声情并茂地讲鬼故事的人又有几个呢。“这时婉儿的夫君突然没了声音,婉儿回头看,却发现夫君不见了。婉儿忙去寻,这时他听见身后响起了了夫君唤他名字的声音,她回头望去这时肩膀却被人拍了一下,婉儿便以为是夫君与她玩闹,转过身来却发现,一个五官破碎全身溃烂的鬼竟与她面贴面地站着……”“然后呢?”江澄发现蓝曦臣没再讲下去,以为留了个悬念给自已。却发现自己问了之后蓝曦臣也没回答他,江澄有些生气,扭头去看蓝曦臣却发现刚才还在身边的人突然不见了!江澄脑海中还回荡着蓝曦臣刚才讲的故事,于是化出紫电一步步往回走,“蓝曦臣!你哪儿去了?”“蓝涣,你别以为你能吓到我!”“蓝涣你再不出来,我就一个人回莲花坞把你锁在外面!”连叫了几声也没听到回复,江澄联想着刚才听的故事颈后冒起了阵阵冷风,咬牙道“蓝涣!有能耐你这辈子也别再我眼前出现,否则我打断你的腿!”说完扭头朝莲花坞走去。
一个人走在空荡荡的街道上,脑海中回荡着蓝曦臣讲的鬼故事“……婉儿回头看,却发现夫君不见了。婉儿忙去寻,这时他听见身后响起了了夫君唤他名字的声音……”“……这时肩膀却被人拍了一下,婉儿便以为是夫君与她玩闹,转过身来却发现,一个五官破碎全身溃烂的鬼竟与她面贴面……”脑海中突然又出现了那张破碎的鬼脸,江澄不由得加快了脚步,眼看着莲花坞的大门就在前方,却听见了蓝曦臣的声音远远地在身后响起“晚吟……”江澄反射性地回头去寻,这时忽然想起了刚才的故事,不由得一阵恶寒,那张鬼脸又在脑海中慢慢浮现,突然,他觉得身后扫过一阵冷风,随后一只冰冷的手拍在他的肩膀上。在多方刺激以及鬼故事的加持下,我们的江宗主光荣地软了身子晕了过去……晕过去之前好像听见了有人在叫他舅舅……金凌这个倒霉催的孩子……让我们为他的腿默哀
金凌见自家舅舅晕过去了吓了一大跳,忙去扶他,慌乱中又听见了泽芜君的声音,他抬头去看,结果看见了一个头发散乱,满身泥垢宛如“女鬼”的蓝曦臣,当场金凌就发出一声尖叫,成功吓醒了怀中的江澄。江澄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正好对上蓝曦臣被污渍弄脏的脸,正与江澄脑海中的脸慢慢重合,可怜我们的江晚吟同志又成功被吓晕了……
后来江澄醒之后拿着紫电一路把金凌从莲花坞抽到了金麟台,又拿着三毒一路把蓝曦臣从云梦砍回了姑苏并且表示要离婚。又在莲花坞门前的牌子上刻了“禁止蓝曦臣,金凌入内”想了想又加了个“莲花坞禁讲鬼故事”得知事情真相的泽芜君表示很无辜,自己只不过是因为看着晚吟的侧脸讲故事讲的太投入,一不小心摔进了坭坑里。晚吟喊他的时候他正忙着往外爬。而金凌小朋友表示更无辜,只不过是在外面冻了半天等着舅舅想给舅舅一个惊喜,虽然最后变成了惊吓还把自家舅舅吓得昏了过去。但是自己真的是无辜的!非常无辜!远在姑苏的魏无羡听说了这件事之后表示,很好,江澄,以后可以扮鬼吓唬你啦哈哈哈~~谁让你拿狗吓唬我来着!当然,以魏无羡那张嘴,他知道这件事的两个时辰之后,整个修仙界就全知道了。江澄则表示,人间不值得。

END

我才不会说我是真的走在大路上被别人拍了下肩膀吓晕过去,大晚上的给一个怕鬼的人讲鬼故事真的是要这个人老命了。把晚吟写的这么ooc跪求原谅

采花明×村花离(下)

陵包子入住慕容家已半月有余,小日子过得是十分舒适,舒适到他已经忘记了采花贼的事情。他忘记了可不代表别人不记得。这半月来慕容离平安无事本是一件高兴的事,可总有一些看热闹不怕事大的人议论,有人说采花贼忌惮慕容离的父亲,也有人说慕容离长得没有隔壁几个村的村花好看,甚至还有人说那采花贼压根就没看上慕容离,慕容离不配村花这个名头,等等。慢慢的,这上门求亲的人逐渐变少了,更有甚者听说隔壁村村花比较漂亮去追求人家,站在人家门前就开始喊“我不在乎你是否被那个啥了,我喜欢的是你的灵魂!”那些人家本就愁嫁不出去,这一下子可成了不少婚事。慕容离听见陵包子汇报的这些事,气的拍碎了两根玉簪子。“喜欢的是灵魂?!我呸!明明就是奔着人家脸去的!得亏我当初没同意嫁给那些人!”慕容离从凳子上站起来,“我慕容离竟然会被人说不好看?!”他说着又一把抓住陵包子的肩膀“他一个采花贼,胆敢看不上我?!谁给他的勇气?!”陵包子被他一抓,吓得双下巴都出来了,“阿离,你冷静点,只是别人说的,不一定是真的。”陵包子轻抚着阿离的后背安慰他,可是阿离却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仍气的小脸通红,“不行,我得去找那个采花贼当面问清楚!”“阿……阿离,你……你莫不是气傻了吧……”陵包子有一次被吓出了双下巴……“我没傻,包子,我要交给你一个伟大的任务。你去打听打听,这采花贼经常在什么地方出没,长得有什么特点。”“不是,阿离,这我上哪打听啊,这种事只有知府才知道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知府家的公子有一腿。”阿离搂住陵包子的脖子,用充满“善意”的眼光看着他,“你要是问不回来,我就把你私会裘公子的是告诉你爹爹,到时候……”“阿离,你放心,兄弟这忙帮定了!”还没等阿离说完,陵包子就拍着胸脯,满口答应了此事。
傍晚时分陵包子才回来,一进屋就看见慕容离端坐在凳子上冷笑着看着自己,“包子,事情办的怎么样?”陵包子被这强大的气场震得差点腿一软跪下,“阿离,我跟你讲,这回你得送我最新色号的胭脂!”边说边把一摞纸拍在慕容离面前,“我可是抄了一天呢!”慕容离拿起纸,看了看,“紫毛……湖边小巷……包子,你真是太棒了!”说完扑到陵包子身上并给了一个大的么么哒,“包子你放心,这回你可是帮了大忙,我一定送你一套杨树林的胭脂”说完欢快的蹦哒走了,留下了一脸惊恐地包子沉浸在“一套杨树林”带来的惊吓中。慕容离蹦哒到屋子里后,迅速的换上了准备已久的衣服,化了个妆就朝湖边小巷走去。
正值仲夏,晚风轻拂过湖面,执明刚刚吃完晚饭,漫步在湖边打算消消食。路过湖边小巷时,执明感觉余光好像看到了一团红色的东西。“妈妈呀,这马上要七月半了,可别再是鬼吧……”执明边想边眯着眼扭过头去看,当他小心翼翼地睁大眼睛看清眼前一切时,他便觉得即使是厉鬼来索命,他也无怨无悔了。该怎么形容眼前的美人那?他身着红衣,衣领有些松垮,漏出白皙的皮肤和好看的锁骨,再向上看,皓齿红唇,一双凤眼微瞪,做出惊讶的神色,柳叶细眉,真真是世间绝色。只需一眼,便好似春风拂过泸沽湖,秋雨浸润九寨沟。另一边的慕容离看着眼前这个人的表情从惊恐变为痴笑,感觉自己仿佛遇到了个傻子,还留了一缕紫毛,等等!紫毛!慕容离瞬间激动,妈耶,传说中看不上他的采花贼诶~终于见到了!!一想到这人觉得他不漂亮,阿离就怒火中烧,他撸起袖子,大步流星地朝着执明走去。这一幕外执明眼里却分外风情,露出的半截藕臂,涨红的小脸,太美了~嗯?美人好像说话了~“小紫毛!老子可算找到你了!”嗯?小紫毛?这个美人有一点粗鲁啊。“喂!老子问你,你是不是个采花贼!”听了这话执明立刻紧张起来,他是怎么知道自己是采花贼的,难不成这美人还会看相?!他不会是来报仇的吧?!那我现在是不是该跑啊?一连串的问题在执明脑中浮现,慕容离看着不断变化脸色的执明有些不耐烦,“问你话那,是不是啊?”执明想了想,回答道“在下之前的确干过一些不太人道的事,但现在已改过自新,还请公子放在下一马……”“这么说就是喽,那你过来,看着我”慕容离听了执明所说,冲着执明勾了勾手指。执明不明所以,便随着他看去,随后便听见慕容离冲他大喊“我是不好看吗?!我是不可爱吗?!你为什么不来采我啊?!你知不知道现在村里人怎么说我?!我堂堂一个村花他们竟然说你看不上我?!你凭什么把隔壁村的村花都采了把我剩下了啊?!”说着说着慕容离竟是要流泪,执明听完他说的话是一脸懵,他这是在埋怨自己没有把他给睡了?!现在的村花都这么野吗?!“这位公子,在下只是突然不想干这一行了而已,并非觉得你不好看。”执明看着渐渐平静下来的慕容离,继续说“公子您有所不知,干我们这一行的也特别累,整天提心吊胆的,怕被人看到面貌。而且还需要大量的体力,有的时候还摸不到银子……所以经过考虑我就决定改行了。”“可你这改行改的也太不是时候了!不行,就算你改行了,你也得补偿我!”慕容离愤愤的说。“那公子想要在下如何补偿?”执明有一丢丢不安,给钱的话他现在还真没几个钱……“现在村民们都说你看不上我,你把我睡了,这样就可以证明你并非如此,而我的美貌也不会再被质疑”慕容离一脸严肃,执明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这美人不会是个傻的吧,这补偿他还是便宜了自己啊……“你不同意?”慕容离见他迟迟没有动作,有些着急“你可不能反悔,说好了补偿我的!”“没……没反悔……你想好了……让我睡…睡你?”“你睡不睡?”“睡!”自己送上门的还有不要的理?!“那你跟我回家吧”说着,慕容离拉起执明的袖子往自己家走去。
慕容家里,陵包子正睡得舒服,突然被人拎了起来,睁眼一看发现是阿离,刚想说点什么就被推出了屋子,迷迷糊糊只听见阿离说“包子你回家吧,答应你的杨树林我会买给你的。”
屋内慕容离被执明压倒在床上,突然有些小害羞。“我叫慕容离”想了想,还是把自己的名字报了出去,“执明”执明愣了一下也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气氛突然有些尴尬,但是执明可是采花贼啊,很快的就把氛围搞了上来,氛围有了,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很顺利了。
慕容离看着身上人的脸,突然觉得执明长的也是十分俊美,桃花眼微微上挑,低沉的喘息响在耳边,慕容离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要蹦出来了,脑海中竟浮现出自己和执明以后的生活。“执明,我们成亲吧”“你说啥?”执明受到了惊吓,“你不是说睡一觉就好了嘛,怎么还让我把下半辈子搭进去啊?”“我不管,你要是不同意,我现在一嗓子就可以把我父亲爹爹和哥哥都喊来,到时候你就等着坐牢吧!”慕容离表示威胁人,自己从没输过。“我们明天再说成吗,现在我们俩这种情况,还是不要考虑一些需要脑子的事情。”执明边说边加快了速度,慕容离的意识也逐渐涣散,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执明就被慕容离拉起来,说是要向村民们宣告自己被采了,执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可算是拦下了。可是二人却被慕容村长发现了,慕容村长让他们跪在厅堂里,自己坐在椅子上痛心疾首地说“没想到啊没想到,防不胜防啊!这么好的儿子说采就被采了~”“父亲,是我自愿的。”“……”慕容村长觉得胸口有些闷闷的“父亲我要嫁给他,反正生米都煮成稀饭了,要么我自尽,要么我和他成亲”慕容村长觉得脑子有点涨涨的……慕容村长,诶!慕容村长你怎么晕过去?诶!夭寿啦!要出人命了!!
最后的最后经过慕容夫人和尚在病中的慕容村长的深刻讨论,判以慕容离同志罚跪3天祠堂,执明同志罚跪7天祠堂,并与执明同志签下协议,要求执明同志痛改前非,并向衙门自首。但考虑执明同志已与慕容离同志定以婚约,慕容夫夫会适当向知府为其请求减轻刑罚,并让其于三月内执行与慕容离同志呢婚约。执明同志也表示,采花贼也需要人权,但被慕容一家驳回。后续进展请大家自行想象。

注:“杨树林”=YSL

啊啊啊啊啊啊~总算是写完了~~写到结尾处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可怕的是在敲字过程中又产生了一个新的脑洞,感觉自己需要去阳台吹吹风。谢谢包容我烂文笔并喜欢这篇文的小可爱们~给你们比心心❤❤我会再回来的~~

采花明×村花离(上)

昨天的脑洞,今天把他写出来了~给我自己鼓掌👏👏👏

钧天村,坐落于美丽的权瑶小镇。是一个有山有水有树林的小村庄。邻里乡亲都和睦,老少爷们更合群。整个村子在村长慕容德的带领下一步一步地迈向小康生活。在村民们心中村长就是他们的偶像,是他们的男神。很多少男的梦想就是成为像村长那样才貌双全的人!村长本人表示这种生活真的超级得劲~~他万万没想到,有一天他的名气会被自己的亲生儿子盖过去。慕容离,钧天村村长的幺子,出生时就是白白胖胖的小团子,惹人喜欢的紧。随着年龄的增长真是越长越漂亮,肤若凝脂,口似樱桃。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好似九天之上的小仙子!自然而然被村民捧为村花,于是那些少男的梦想就变成了把慕容离娶回家。每次见到阿离都大声地冲着阿离喊“慕容离!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我只爱你!你就是我心中的小仙子!”被人群挤到角落里的村长慕容德只能默默地感叹人生。等到了十六七的时候来求亲的人多到把村长家的门槛踏平了,面对如此热情的追求者,慕容离表示不嫁不嫁不嫁。开玩笑,我长得这么漂亮当然要矜持!村长和村长夫人也表示这种事情还是看阿离自己怎么想。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突然一个不速之客闯入了这个平静的小镇。“村长夫人啊,您听说了吗,镇上这两天来了一个采花贼,专挑那些漂亮的少年下手,隔壁村的村花全都被祸害啦!”对门婶子紧张兮兮地拉着慕容夫人的手说,“这两天啊,看着你们家阿离,别让他一个人出门啦!”“婶子,谢谢你啊,我这就去告诉阿离!”慕容夫人边说边朝家疾步走去。
另一边,阿离也通过隔壁陵包子了解到了采花贼的事情。“阿离,你说这采花贼是不是冲着你来的啊”此话一出,阿离放下手中正在擦拭的箫,一脸惊恐地说“包子,你可别吓我。那采花贼明明是专挑美少年下手,这长得好看的那么多,怎么可能就是冲我来的。”“我也就是个猜测嘛!”陵包子忙抓住阿离的手安慰他“万事多加小心的好,就算他不是冲你来的,没准下一个就是你呢!”阿离更加方了,“包子,要不这几天你陪我住吧”“啥?”就这样,经过了阿离声泪俱下的祈求(威胁),陵包子勉勉强强同意陪阿离住。
慕容夫人回到家后立即召集全家开了一次家庭会议。会议指出要加强对慕容离同志的看护和看管,限制夜晚期间慕容离同志的出行,同时联合各村村长协助镇上衙门早日将采花贼捉拿归案。在了解到陵包子将要入住并陪同慕容离同志一切活动后,慕容夫夫提出反对,慕容离同志辩解称陵包子会一些防身术,而且两个人在一起,采花贼双手难抵四拳,安全系数较大。经过双方一番激烈讨论,最终达成共识。

嗯……暂时先写到这。晚上应该还会写,原谅我的烂文笔,轻一点喷我~如果喜欢的话可不可以帮我点亮一下小红心呢~~

一个脑洞,采花贼执明×村花(?)离

嗑瓜子突然磕出来一个脑洞,也许会写出来……
阿离是村子里面最好看的男孩子(依旧是没有女人的世界),对哒,是村花。有很多人追求阿离,阿离表示我这么美不会轻易地嫁人,没错就是这么高傲。突然有一天来了一个采花贼,并且这个采花贼还放话说只采最美的,于是隔壁几个村子的村花都被那个啥了,阿离表示很方……但是过了好久他们村子都没动静,有的村民就说阿离不是村里最美的,阿离一听气的不行不行的,竟然有人质疑我的美貌?!于是他就在深夜里走那些发生过事件的小巷子,终于碰上了大名鼎鼎的采花贼执明同志(就是瞎猫撞上死耗子)一碰到阿离就问他我是不好看吗?!我是不可爱吗?!为什么不来采我?!执明也是一脸懵……这年头都这么开放吗?!人家都主动来了也不能辜负人家的一片心意是不是,然后阿离就被采了……被采的过程中阿离发现执明长得也是帅的一匹,突然想嫁。嗯,就这样阿离开始逼婚。
就是这样一个清奇的脑洞,人物性格有很大的出入,但是我喜欢~~~如果有人想看的话也许会写,前提是你们不要嫌弃我非常耿直如小学生一样的文笔。

小先生

看了高晓攀的《小先生》开了一个脑洞。一发完。私设小先生执明×名门少爷   人物ooc

明月高高的挂在湖水旁的一棵柳树枝头,映在水面上,发出凄凄的惨白的光芒。执明呆呆地坐在一旁,身旁躺倒的酒壶中滴滴答答的流出酒水。砸在水面上,也砸在执明的心上。明日慕容离便要成亲了,那个被他放在心尖尖上的人明日便会成为向府的少夫人。那慕容府在城中也是名门,慕容离与向煦更是青梅竹马,当真是天公作美门当户对。而他执明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教书先生。那日私塾前匆匆一瞥,慕容离的仙人之姿遍闯入他心中,从此再也没走出来。那日之后,执明便经常在私塾外看到慕容离,他站在私塾外,看着执明教孩子们诵读庄子的逍遥游,缓缓露出一抹微笑。执明看痴了,惹得孩子们一顿哄笑。下课后执明向慕容离走过去,“在下执明。”“慕容离。”之后的事情展开得理所当然,喝酒,游玩,约会,牵手,拥抱,接吻。执明为慕容离写了好多首诗,慕容离开玩笑的说“等你写满100首诗,我们便成亲。”如今执明已写完了99首,只差一首诗了,正当执明兴奋时却收到了慕容离大婚的请帖。“两姓婚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执明的泪水落在红纸上,晕开了一朵墨花。转眼已是清晨,执明缓缓站起,拍了拍衣袂上的灰尘,浑浑噩噩地向慕容府走去。
慕容离早已被叫醒,正被一群小厮摁在凳子上梳妆。慕容离抓住一个下人的衣袖问到“执明可曾来过?”“执小先生并未来过”慕容离听罢,手臂颓然垂下。“月照枝头净水白,纷纷扰扰相思台。”门外有隐隐诵诗声传来,那声音慕容离早已在梦中听过无数次,他猛地挣脱一众下人,跌跌撞撞地跑出门外,果然看见执明双眼通红地现在那儿。他冲入执明怀中,颤抖着说“执明,带我走吧,带我走吧……”执明的胸襟颜色渐深,他环抱着怀中人,张了张嘴,终是说出一个好字。
慕容夫人被一群下人簇拥着赶来,看到眼前一幕赶紧叫人去把两人分开。谁知众人忙活了半天那二人仍是死死地抱在一处。慕容夫人气急,喊到“离儿!莫要再闹了!”慕容离听到后慢慢放开执明,拉着他朝着慕容夫人跪下“母亲,您就放离儿走吧!”“胡说些什么!煦儿马上就到了!你这样做,若是让他人看到了,以后煦儿便会活在他人的嘲笑声中!这可是会毁了煦儿一生!”“可是母亲……”慕容离深吸了口气说“母亲……离儿亦只有一个一生,不能慷慨赠与我不爱之人!”说罢拉着执明磕下一个头,二人同道“请慕容夫人成全。”“你……你们……”慕容夫人轻叹口气,“罢了,你们走吧。”二人听后皆是一惊,道谢后便执手匆匆离开。
后来人们都说慕容府的少爷在大婚前一日因病逝世,向府少爷也在大婚前一日不见踪影。教书的执小先生一月前娶了妻,听说那妻子美似九天之上的仙君,两人恩爱至极,惹得旁人好生羡慕。

匆匆忙忙写的,可能有些乱。请见谅。

背景优秀!